三国志战略版s2新技能瑞幸咖啡遇上市后"最大危机":遭浑水做空被指"捏
分类:体育资讯 热度:

  瑞幸咖啡遇上市后“最大危机”:遭浑水做空被指“捏造财务及运营数据”

  近日,知名沽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文称,收到一份来自匿名者的长达89页的报告,该报告称,“该公司(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已经演变成了一场骗局”;此外,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存在缺陷。

  受做空消息影响,瑞幸咖啡盘中一度下跌近25%,后以10.74%的下跌幅度收盘,目前报32.49美元/股。瑞幸咖啡暂无具体回应,称以美国证券交易会周一(2月3日)SEC的公告为准。

  浑水以做空中概股知名,此前做空过在香港上市的辉山乳业、安踏体育等公司,其中辉山乳业已因债务危机退市。瑞幸咖啡总部位于厦门,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股票代码LK),刷新全球最快IPO纪录。截至2019年底,瑞士咖啡直营门店数达到4507家。2020年1月, 瑞幸咖啡门店数量超过星巴克、Costa等传统品牌,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

  时间财经联系瑞幸咖啡核实相关问题,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财务数据造假?

  该报告作者称,其雇佣了92个全职和1400多名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瑞幸咖啡小票,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瑞幸咖啡门店全天候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

  报告称,在全国900多家门店样本的全天候录像中发现,瑞幸咖啡每家门店单日销售商品数仅为263件。而瑞幸咖啡方面曾透露2019年Q3每家门店单日销售商品数为444件。2019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每家门店每天的商品销量分别至少夸大了69%和88%。

  同时,从小票统计来看,瑞幸咖啡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至少提高了1.23元或12.3%,人为地维持了这种商业模式。门店层面的实际损失高达24.7%-28%。不包括免费产品,实际销售价格为上市价格显示的46%,而不是管理层声称的55%。超过标价50%的价格售出的产品预计只有28.7%,亦与瑞幸咖啡在今年一月宣称的63%的产品售价超过零售价50%的说法相悖。

  此外,瑞幸咖啡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逾150%,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瑞幸咖啡有可能将其被夸大的广告费重新用于增加收入和店面利润。瑞幸咖啡店级结果的真实案例是,每天每家店销售额约为263件商品,ASP(单件商品售价)为9.97元人民币。瑞幸咖啡在2019年第三季度将门店营业利润夸大了3.97亿元。巧合的是,瑞幸咖啡报告的广告支出与分众传媒实际支出的差额为3.36亿元,与被夸大的门店营业利润相差无几。

  此外,报告还称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存在固有缺陷。如认为由于客户对其产品价格的高敏感性,和瑞幸咖啡采取慷慨促销留存客户的策略;瑞幸咖啡试图降低折扣水平,以提高同店销售额的举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瑞幸咖啡存在缺陷的单位经济也没有看到利润的机会等。

  下一个美团?或者神州租车?

  被以上报告作者盯上的瑞幸咖啡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确实亮点颇多。

  2019年11月,瑞幸咖啡发布的Q3的财报显示,营收15.4亿美元,同比增长540%;当季交易用户930万,同比增长398%;累计交易用户数增至3070万,同比增长413%;当季月均销售产品件数4420万件,同比增长470%;单店日均出售商品量为444件,同比增长56%;季度内单店平均净收入为45万元,同比增长80%;截止2019年9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总数同比增长210%,达3680家。

  此财报一经公布,瑞幸咖啡股票在数个交易日连续上涨,股价大涨至50美元上方。

  多项指标大幅度增长的背后,是否与“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有关?郎然资本创始合伙人潘育新向时间财经表示,是否有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还需要看后续双方对质结果如何。不过,就目前浑水透露的报告内容来看,其中使用的调查手法是否足已获得瑞幸咖啡准确有效的财务和运营数据,有待考证。

  关于报告对瑞幸咖啡商业模式质疑,潘育新认为,这类质疑从瑞幸咖啡诞生开始就一直存在。其实单纯从资本的角度看,很好理解。从创立开始,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用户增长速度等都是冲着上市指标去的。甚至,瑞幸咖啡早期设定的目标就不是只做咖啡,而是做一个同时拥有自有流量入口和自有前置仓的双核驱动近轻食平台,可以理解为“拥有自有前置仓的美团”。为了迎合美国股市的喜好,瑞幸咖啡才从咖啡这个单品入手,并对标星巴克。从长期来看,瑞幸咖啡模式的前景还是值得期待的,只不过因为营销、补贴、前置仓的重资产模式等因素,盈利的确需要一个过程。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瑞幸咖啡于2020年1月8日宣布推出无人咖啡机“瑞即购”和无人售卖机“瑞划算”,助推其股价再次上涨。此后,1月14日,公司宣布二次发售和可转换高级票据发售都已完成,分别募集到了3.636亿和3.884亿美元,合计7.52亿美元。

  另一方面,瑞幸咖啡2020年1月8日披露的二次招股文件显示,董事会主席陆正耀、公司CEO钱治亚、Sunying Wong分别质押了所持有的ADS(1 ADS为 8股普通股)的30%、46.8%、100%股份,作为贷款抵押,合计质押的股份占到公司ADS的24.1%。这种操作,可能会让其余投资者面临大股东质押平仓导致的股票连续跌停风险。

  此前,作为神州租车的主要资本运作方之一,陆正耀也曾和其他神州租车的早期投资者一起,在神州租车上市9个月内抛售了总股本的42%。相比2014年9月神州租车IPO时的8.5港元,神州租车目前股价仅为5.17港元,下跌了约39%。

  接下来,瑞幸咖啡会成为“拥有自有前置仓的美团”,还是下一个神州租车呢?

上一篇:王一博教肖战挑舞【科比坠机通话曝光】全明星致敬科比 科比死亡的预言失事原因蹊跷 下一篇:天天向上里的王一博沈阳市全部中小学实施封闭管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